• Home
  • /Archive by category ' 深度報導 '
  • /Page 3

Archive For: 深度報導

紀錄片公園 / 紀錄片札記 / 阿貿訪談 (下)

淑蘭和我同時間回到蘭嶼,她是衛生所護士,以前喜歡用照相機,她拍了很多個案的照片,比如說誰哪個部位爛掉了,作為醫療上的檔案,讓下一個人交接的時候可以一目瞭然的。她一個人要負責全蘭嶼居家護理的計畫,但是她還有別的業務。所以她與當地病人有相當密切親近的關係,她有非常多的個案,這些個案都是很驚人的。

疼孫子的 Akes

「疼孫子 Akes」是朗島部落最老的老人,據說有九十多歲了,她住在傳統部落,家屋宅地的範圍有地下主屋、損毀的涼台,以及 Akes 目前住的工作房改建之鐵皮屋。Akes 以經是高曾祖母的輩份,她的名字是silegey + 長高曾孫的名字,族人說silegey是指她已經很年老了,就不需要名字,像是變回新生兒一般的意思。

不一樣的蘭嶼 — 李子寧

蘭嶼島上的原住民族,他們自稱為「達悟」。在我們的印象中,他們是「雅美族」,一個 在二十世紀初日本人來到蘭嶼後為他們所取的一個集體稱謂。多年來多虧了許多人類學家的努力,我們開始接受了「雅美人」作為一個「樂天知命」民族的形象:他們獨居小島與世無爭,不會像臺灣的「生蕃」一樣獵取人頭,卻善於製作造形均衡、裝飾優美的拼板漁舟下海捕飛魚。平時男子穿著簡單的「丁字褲」,在飛魚祭典、新屋及新船落成禮,或是政府慶典時,則盛裝而銀盔、群集而起舞。

《e世代南丁格爾系列報導》社區護理從心扎根,關懷慢性病患

台北護理學院進行這樣的「社會革命」已有三年,他們以產學合作的方式,公辦民營承接靠近台北青年公園的中正國宅老人中心,中正國宅是相當特殊的國宅個案,它以每房八坪左右對外出租,結果吸引來的住戶絕大多數是退伍老兵,二棟大樓穿梭其中的盡是獨居的年邁老人,還有不少失能老者。

「面對惡靈」的背後:蘭嶼島上的紀錄片工作者 — 陳亮丰

我是一個紀錄片工作者,除了拍攝紀錄片之外,我所工作的「全景傳播基金會」,花了很多力氣幫助想要學習拍攝紀錄片的民眾,拿起輕便的半專業攝影機,拍攝他們身邊關心的事 物。我們從1998年起,不定時到蘭嶼去為一群蘭嶼達悟族朋友上課,或他們存錢來台灣參加 我們的紀錄片研習。雖然沒錢沒攝影機,他們倒也互助地在生活裡拍攝了一些影像。隔年, 他們決定要在島上的飛魚季節,巡迴幾個部落,在星光下海浪聲中,架起大型布幕,自己選 映紀錄片給部落的人看。他們給這個活動取了一個名字,叫做「部落電影院」。

達悟老人之守護神 / 希 • 雅布書卡嫩 — 王境堪

我沒有特定的信仰,但在居家護理的十餘年經驗中,我尊重每一個案的宗教,而因身在教會醫院,卻也很喜歡基督徒或天主教徒所吟唱的詩歌、禱告及祥和快樂的氣氛。一個特殊的機緣中,再次接觸神秘的島嶼—蘭嶼,對於信仰讓我有重新的體認。 人文、民情、語言…皆與台灣本島有很大的不同,主管居然要我去做居家護理,天啊!豈不是鴨子聽雷,大家演起啞戲比手劃腳起來;一切的假想情況皆在腦中呈現,雖有幾次蘭嶼義診經驗,但畢竟與居家護理大有不同,只好硬著頭皮去了,行前幾番與衛生所居家護理師以電話聯絡狀況,似乎沒有想像中的差。

愛講故事的 akes — 劉欣怡 (慈濟大學人類所)

「講故事 akes」她住在豬圈旁搭蓋的鐵皮屋,因為 akes 為全盲、腳受傷以致行動不便,她每天待在小房子裡,偶爾坐在門口乘涼,時常有幾個同為寡婦 的朋友來找她聊天,當二三個老寡婦坐在一起,我觀察她們講話、吃東西、準備檳榔,緩緩的動作讓我像在看太空漫步,真深怕她們的動作突然會停滯,時常感覺她們活在不同的時間場域。